整个大唐,敢骂老板的是他!

纵观整个唐朝诗坛,有且只有一个人,最硬气,最敢骂老板,还骂得特别有水准。

——他就是韩愈。

事情是这样的。

那一年是元和十四年,春节前。

大唐帝国的唐宪宗李纯心情非常好。他只用了14年,就完成了伟大的“元和中兴”,四川、河北、淮西、苏南,几个不服总公司领导的藩镇,都被收编了。

大唐雄起,李老板决定搞一场文化盛事。

李老板是个佛教徒,他相信有了佛祖的保佑,大唐帝国可以万年不倒,自己也能长命百岁,就像同时转着锦鲤喝着药酒。

所以他要干的事,是把法门寺的释伽牟尼佛骨迎接到皇宫里,朝拜三天。

大年初一,法门寺方丈带头,把佛骨送到京城。长安106座寺庙里主持方丈全部出动,去西郊迎接,然后在禁卫军的护送下,送到大明宫。

法门寺在长安西200里。从法门寺到长安,沿途围观群众浩浩荡荡,红毯鲜花,各种仪仗队、各种朝拜,平康里双11活动都没这么热闹。

这么一桩盛事,总得来一篇官宣软文吧。

“老韩啊,写文章非你莫属。”

李老板脸上的兴奋劲还没过,就把任务交给了韩愈。

按说,这种文章一般都有套路。能用的形容词、大词、对仗词,都给它用上。

无非是说,我大唐很厉害,在李老板的英明领导下,明天会更厉害阿弥陀佛。

然后就可以交差了,老板也高兴,年终奖一发,皆大欢喜。

可韩愈不想这么写。

迎个毛佛骨,大家都信佛了,谁还搞业务?谁还发展经济?!怎么提升GDP?!

不过,这都在我的射程之内,老板,接招!

于是,一篇大猛文就诞生了,这就是著名的《谏迎佛骨》。

这篇文章太长,大致内容是这样的:

老板,佛教进入中国以前,皇帝都很长寿,国运也很长久。比如黄帝110岁,在位100年;尧帝118岁,在位98年,周文王97岁,武王93岁,穆王也100多岁......那个时候没有佛教。

汉明帝开始有了佛教,于是他在位只有18年,后来大多数信佛的皇帝,宋、齐、梁、陈、魏啥的,国运都短命。

尤其那个梁武帝,抛下三宫六院,三次出家当和尚,不穿龙袍穿袈裟,最后还不是被饿死了!国也亡了。

什么狗屁佛骨舍利,就是一块死人骨头。老板啊,你赶紧把那玩意一把火烧掉,别祸害咱们大唐。你要是不这么干,我真为你的智商捉急啊!啪啦啪啦……

韩老师不愧是一代文宗,这篇文章摆事实讲道理,有理有据,读起来非常过瘾。

说实话,我现在看这篇文章,都替唐宪宗委屈。

堂堂一个帝国皇帝,并且还开创了元和中兴,搞点信仰活动,都被你骂成这样,一点面子都不给。

这就好比,董事长斥巨资,刚办了一场大活动。他走上红毯,开了香槟,就等着鲜花洒下来,却被一个企划经理,浇了一盆狗血。

再佛系的老板,也要拍桌子了。

好你个韩愈,老子对你这么好,又是升值又是加薪,还在大会上表彰过你,你竟然诅咒老子。

宰相们都不敢这么说,你一个刑部侍郎还这么狂,不杀你,留着过年吗?

这是要砍头的节奏。

一般来说,这种情况下是没救的,放在明朝、清朝,韩愈老师就可以领盒饭了。运气好的话,会留下一个“死谏”的身后名。

可就在这时,韩愈人品大爆发。

一个叫裴度的宰相,带头为他求情。请记住裴度这个人,他简直是诗人的大护法。柳宗元、刘禹锡、白居易被贬,他都求过情。

裴护法还是很给力的,韩愈不用砍头了,可死罪能免,活罪难逃。

李老板翻开地图,朝最下方一指,就把韩愈贬到了潮州。

唐代的潮州还没有砂锅粥,就是个蛮荒之地,奴隶买卖在那里都是合法的。

明摆着,老板的意思是有多远滚多远,一辈子别想回总部。

300年后苏轼被贬到海南,也是一样,没打算活着回来。

就这样,风雪呼啸中,韩愈老师出发了。

走到长安西南的蓝田县驿站,风雪中一个少年骑马追上,抱着韩愈就痛哭流涕。

这位少年,就是“八仙过海”里的颜值担当——韩湘子。

我可不是瞎说,他真的是韩湘子。

不过这时候,他还没有加入八仙组合,更没有神通。他这时的名字,叫韩湘,是韩愈的侄孙。

后辈来了,韩老师开始交代后事:

一封朝奏九重天,夕贬潮州路八千。

欲为圣朝除弊事,肯将衰朽惜残年!

云横秦岭家何在?雪拥蓝关马不前。

知汝远来应有意,好收吾骨瘴江边。

孩子呀,我早上才把奏折给皇帝,晚上就被贬到八千里外的潮州了。朝廷办事效率就是高。

我只想给皇帝醒醒脑,不在乎这条老命。

以后咱这个家就没了,连我的马也不肯再往前走了。

我知道你的来意,潮州瘴气弥漫,你到时候记得给我收尸。

在唐朝诗人里,韩愈算是一条硬汉。这首《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》,是他写过最悲伤的一首诗。

一路上,不断有朋友发来慰问,似乎大家都认为,韩愈这一去,以后再也见不到了。

那个写“恨不相逢未嫁时”的张籍来了:

同爱新春草,偏遇雪搅风。

携酒灞桥上,潇洒客舍中。

大哥别怕,该吃吃,该喝喝,做人潇洒一点。

贾岛来了:

此心曾与木兰舟,直到天南潮水头。

……

一夕瘴烟风卷尽,月明初上浪西楼。

韩老师别怕,我的心会随你登上小船,直到潮州。狂风总会卷走瘴气,明月也会照耀潮州的浪西楼。

柳宗元这次没写诗,寄过来一个更实用的东西,食谱:

大哥,饿的时候可以吃蛤蟆,南方可多了,味道不错。我被贬南方15年,研究过很多动物,听我的,没错。

韩愈还真吃了,吃完给柳宗元回复:

余初不下喉,近亦能稍稍

……

而君复何为,甘食比豢豹。

刚开始吃不习惯,最近好点了。兄弟,你是怎么做到吃这玩意跟吃珍禽似的?

如果换作其他人,贬到这里,调回总部想都别想。比如柳宗元,两年后死在了柳州。刘禹锡命长,又熬了十年,才回到洛阳,得了一个闲差。

这些发生在身边活生生的例子,韩愈不会不知道。这一路上,他脑子里,一直浮现出那个伟大的叩问:

生存还是毁灭,这是个问题。

或许朋友、家人们的劝解起了作用,或许他还有未实现的理想。

到潮州后,韩老师的求生欲终于激发出来了。

按照当时惯例,新官到任,第一件事要向朝廷汇报。

对很多“罪臣”来说,这就是最后一次跟皇帝对话的机会,这次没把握好,以后就没有以后了。

既然是罪臣,检讨是必须的。韩愈也开始“检讨”,写了一篇叫《潮州刺史谢上表》的文章。

这篇文章也很长,可以概括成五句话:

老板啊,佛骨的事是我失礼,你没杀我,我很感激。

潮州很好,“虽在蛮荒,无不安泰”,我已经把您的伟大思想传达给百姓了。

我“年才五十,发白齿落”,可怜得很。要不是你罩着我,总部就没人帮我了。

我没啥才华,但我写的每一个字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“虽使古人复生,臣亦未肯多让”。

您开创的“元和中兴”很牛掰,值得写成雄文上热搜。可惜我不在你身边。

很多人说,这篇文章是韩愈的污点,不够硬气。尤其开头,低三下四捧了李老板的臭脚。

我觉得这个观点很扯,典型的道德绑架。就是有这样的人,见不得英雄服软,总想看别人杀身成仁,好让自己流几滴廉价的眼泪。

这篇文章,恰恰是韩愈的高明之处,能在“服软”的字里行间,看到跟之前一样的硬气。

你看,他通篇只说“我说话的方式过分了”,但没有承认“我骂你迎佛骨”这事错了。

也就是说,韩愈只对他的态度认了错,对于事情本身,他还坚持了自己,是一种死不认错的认错。

不得不说,这是韩愈第二次作死。万一李老板再拍桌子,韩湘子就真得给他“收骨”了。

幸运的是,唐宪宗真的爱他这个才。

首页时政